来自 理财 2019-07-04 11:00 的文章

还有一些城市文物、地下文物等很多原因

  原标题:央视财经评论丨老旧小区改造的“春天”来了!但如何在春天里,啃下硬骨头?

  7月1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召开例行政策吹风会,介绍老旧小区改造的相关工作。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黄艳表示:截至2018年12月,15个老旧小区改造试点城市共改造老旧小区106个,涉及居民5.9万户,截至5月底,全国各地已经上报17万个待改造的老旧小区。未来,老旧小区改造工作将进一步规范并将加快工作进度,改造面积将达到40亿平米,涉及4200万户,上亿居民。如此庞大的一项工程,钱从哪里来,又该怎么花?

  7月1日晚,《央视财经评论》节目,邀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任兴洲和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共同解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任兴洲: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们建国70年以来,形成了巨大的存量房市场。有多少呢?我们有个说法叫“城镇家庭户户均一套房”。这样算下来,现在在城市里面,就有差不多两亿多套房子,这还是保守估计。这么巨大的存量当中,有相当部分,到现在为止可能有二三十年的房子历史,有一些我们把它拆掉了,但是有一些恐怕不能拆、拆不动。一是成本太高拆不起了,还有一些我们为了保持街区风貌,还有古建筑的保存,还有一些城市文物、地下文物等很多原因,不能拆了。

  过去在住房方面,我们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但现在老百姓人均居住面积迅速增长,因此住得好不好的问题出来了。所以,这次改造要以民生为本,直指老旧小区居民的一些痛点、难点和堵点,这是重点。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老旧小区要改的地方非常多,比如很多小区,以前没有考虑过停车的问题,还有很多小区上下水一直有问题。有一些30年前,40年前盖起来的住宅,如果按现在的标准来说,就不符合要求了。但在之前,我们有很多更急需做的,比如棚户区的改造,还有破败老城区的改造,那些必须放在前面改。

  另外,比如城里的工厂等这样的地方,土地比较容易平整,比较容易整体出售,所有这些好做的事情相对都弄完了,而且有经济价值的也都改完了。现在面临的旧小区改造,相对来说,本身已经很难从里面榨出来油水了,这样一个硬骨头,啃起来就比较难,但是现在也到了一个必须啃的时候。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任兴洲:钱从哪来?首先要考虑老旧小区改造的特点。

  一个拆字特别容易,我把它拆掉,无论是开发商新建,还是原来棚户区改造,有一整套投融资的机制,钱从哪来相对比较明晰。但是老旧小区改造是什么呢?不是说把它拆掉以后,有了土地,土地可以通过抵押,通过其他方式来融资,然后还可以获得其他收益。

  这次是在原有基础上改造,那么钱怎么来?肯定不是从一个主体上来,既不是完全政府的大包大揽,也不会完全是业主拿钱。

  所以,这里面既有政府出的钱,这次中央政府要给予补贴,对老旧小区改造,还有地方政府的补贴,还有居民自己出的钱,更重要的是利用市场化的方式来动员社会的力量参与进来,所以,这一定是多个主体共建共改的,但是这里面一定要有一些机制,比如我个人出钱,哪一块要求我个人出的,整个小区和整栋楼的意愿是不是一致,大家有没有达成一致协商和共同意见很重要。所以一定是多种主体,我把它叫做共建共改,创新投融资机制,追求可持续发展,这个投融资一定是可持续的,不是一锤子买卖。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改造资金不能光靠财政,但是如果不靠财政靠什么?一定是有一些公司或者机构,觉得在改造过程当中,我参与了以后,有一些持续的长期好处。比如有一些城市就尝试引入一些运营的公司、物业管理机构,把一些地方的,比如有些小区原来容积率比较低,这样其实还是有一些地方能够腾出来,建一个立体化的停车库,这个停车库完全按照市场化方式运营,最后出租,这就是一笔钱,这笔钱可以持续地补贴这个小区的各种费用开支。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任兴洲:目前,全国报名改造的有17万个小区,这17万个小区地域不同,小区所处环境不一样,碰到的问题恐怕也不一样,所以绝对不能一刀切。

  国务院的会议上说的今后马上要做的事情,第一条就是要做好你的标准和改造的范围是什么,你首先要清楚,这个标准是根据当地的小区标准,大家共商共议,特别是居民小区业主共商共议来确定。

  另外,因地制宜还要把它分类,有一类叫基础类,比如光纤、基础设施这一块,可能它的资金来源有很多是政府,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拿的,但如果是选择类的,那有的就是小区的业主,居民要进行分摊,有一些市场化要进来,要把它分类。别笼统谈谁出钱,要根据不同情况看谁来出钱。

  另外,鼓励创新,未来可能有更多方式,因为智慧在老百姓中间,可能有更多的智慧创造出来,激发大家的智慧,来鼓励创新。关键是务求实效,不搞花架子,不搞形式主义,让老旧小区改造真正往前推进,让老百姓真正有获得感,有幸福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